吉狄马加:“诗歌就是我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”

·

11月22日,由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院联合主办的“中华文化讲坛”正式启动。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、彝族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以《青海:多元文化交融的地域 民族沟通互信的圣地》为题作首场讲座。 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大研究生院的合作,是社校共享资源、履行民族团结进步使命职责的全新尝试。活动以专家讲授和互动交流的方式,助力各族学子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、民族观、文化观、历史观,促进各民族交往 […]

吉狄马加:“诗歌就是我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”

·

11月22日,由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院联合主办的“中华文化讲坛”正式启动。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、彝族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以《青海:多元文化交融的地域 民族沟通互信的圣地》为题作首场讲座。 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大研究生院的合作,是社校共享资源、履行民族团结进步使命职责的全新尝试。活动以专家讲授和互动交流的方式,助力各族学子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、民族观、文化观、历史观,促进各民族交往 […]

诗歌如何更好地反映现实生活

·

一个时代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气象、文化格调,往往由诗歌来呈现。因此,这个时代的诗人有着抒写的责任。 诗歌创作要更好地反映现实生活、时代社会,这是诗歌界长期以来的强烈呼声。这种声音的出现,主要源自这三个方面的原因和背景:个人化写作的盛行,让很多诗歌沉迷于琐碎的生活经验之中,诗人由此丧失了对世界的整体把握能力,诗歌变成了对生活碎片的简单记录,却无法对时代和社会的总体状况进行言说;相对于上世纪80年代 […]

中国民族报与中央民大合办“中华文化讲坛”

·

11月22日,由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院联合主办的“中华文化讲坛”正式启动。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、彝族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以《青海:多元文化交融的地域 民族沟通互信的圣地》为题作首场讲座。 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大研究生院的合作,是社校共享资源、履行民族团结进步使命职责的全新尝试。活动以专家讲授和互动交流的方式,助力各族学子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、民族观、文化观、历史观,促进各民族交往 […]

爱国主义: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主旋律

·

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,结束了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民族压迫制度,我国各族人民迎来了当家做主、平等团结、和平幸福的美好春天,也标志着我国各少数民族的诗歌进入了迅速崛起、发展繁荣的新时代。巴·布林贝赫、马瑞麟、康朗甩等众多少数民族诗人,以无比兴奋激动、欢乐舒畅的感情,歌唱生活的巨变和祖国的新生,歌唱边疆民族地区日新月异、如锦如绣的迷人风貌和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欣欣向荣的春天,歌颂我们亲爱的党、英雄的人民和伟大 […]

爱国主义: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主旋律

·

在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和文艺方针的光辉照耀下,不仅像尼米希依提、纳·赛音朝克图、擦珠·阿旺洛桑、沙蕾、牛汉、木斧、康朗英、康朗甩等这些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活跃于诗坛的老诗人,重新开放出绚烂的艺术花朵,而且在各少数民族中都迅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的诗歌新秀。许多过去只有口头流传的民歌民谣和民间叙事诗的少数民族,也开始有了自己用笔写作的第一代诗人和诗群。 爱国主义是我国少数民族文学的永恒主题。从古至今, […]

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诗

·

现在很多诗的弊端是过于冷静客观以致冷酷,凸显智性却丢失了血性与热情,自动放弃了情感的巨大力量。这样的诗歌没有温度,像温吞水,让人读了感到麻木。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,他们尽管在力求显现辨识度,读者却无法从中看到什么辨识度。 打开一期杂志,我们看到的诗,感觉雷同,语言近似,很多句子程式化、流行化。诗人写作的过程近乎原始记录,不动声色,更不动感情。把诗最根本的东西——打动人心的功能,彻底丢弃。只注重表现 […]

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诗

·

现在很多诗的弊端是过于冷静客观以致冷酷,凸显智性却丢失了血性与热情,自动放弃了情感的巨大力量。这样的诗歌没有温度,像温吞水,让人读了感到麻木。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,他们尽管在力求显现辨识度,读者却无法从中看到什么辨识度。 打开一期杂志,我们看到的诗,感觉雷同,语言近似,很多句子程式化、流行化。诗人写作的过程近乎原始记录,不动声色,更不动感情。把诗最根本的东西——打动人心的功能,彻底丢弃。只注重表现 […]

诗歌与现实

·

很多的新诗写作者,也以非常优秀的作品彰显了新诗写作的诸多可能。例如诗人昌耀,他的诗激情、凝重、壮美,有着饱经沧桑的情怀,有着苍茫雄浑的西部人文背景。他在《河床》中写道:“他从荒原踏来,/重新领有自己的运命。/我是屈曲的峰峦,是下陷的断层,是切开的地峡,是眩晕的飓风。”又如穆旦,他的诗象征意味浓郁,诗歌语言独具一格。他的《不幸的人们》中,有这样的诗句:“无论在黄昏的路上,或从碎裂的心里,/我都听见了 […]

诗歌与现实

·

一个时代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气象、文化格调,往往由诗歌来呈现。因此,这个时代的诗人有着抒写的责任。 诗歌创作要更好地反映现实生活、时代社会,这是诗歌界长期以来的强烈呼声。这种声音的出现,主要源自这三个方面的原因和背景:个人化写作的盛行,让很多诗歌沉迷于琐碎的生活经验之中,诗人由此丧失了对世界的整体把握能力,诗歌变成了对生活碎片的简单记录,却无法对时代和社会的总体状况进行言说;相对于上世纪80年代 […]

中国民族报与中央民大合办“中华文化讲坛”

·

11月22日,由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院联合主办的“中华文化讲坛”正式启动。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、彝族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以《青海:多元文化交融的地域 民族沟通互信的圣地》为题作首场讲座。 中国民族报社与中央民大研究生院的合作,是社校共享资源、履行民族团结进步使命职责的全新尝试。活动以专家讲授和互动交流的方式,助力各族学子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、民族观、文化观、历史观,促进各民族交往 […]

我喜欢诗但不敢说懂诗

·

现在很多诗的弊端是过于冷静客观以致冷酷,凸显智性却丢失了血性与热情,自动放弃了情感的巨大力量。这样的诗歌没有温度,像温吞水,让人读了感到麻木。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,他们尽管在力求显现辨识度,读者却无法从中看到什么辨识度。 打开一期杂志,我们看到的诗,感觉雷同,语言近似,很多句子程式化、流行化。诗人写作的过程近乎原始记录,不动声色,更不动感情。把诗最根本的东西——打动人心的功能,彻底丢弃。只注重表现 […]

诗歌与现实

·

一个时代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气象、文化格调,往往由诗歌来呈现。因此,这个时代的诗人有着抒写的责任。 诗歌创作要更好地反映现实生活、时代社会,这是诗歌界长期以来的强烈呼声。这种声音的出现,主要源自这三个方面的原因和背景:个人化写作的盛行,让很多诗歌沉迷于琐碎的生活经验之中,诗人由此丧失了对世界的整体把握能力,诗歌变成了对生活碎片的简单记录,却无法对时代和社会的总体状况进行言说;相对于上世纪80年代 […]

爱国主义: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主旋律

·

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,结束了历史上长期存在的民族压迫制度,我国各族人民迎来了当家做主、平等团结、和平幸福的美好春天,也标志着我国各少数民族的诗歌进入了迅速崛起、发展繁荣的新时代。巴·布林贝赫、马瑞麟、康朗甩等众多少数民族诗人,以无比兴奋激动、欢乐舒畅的感情,歌唱生活的巨变和祖国的新生,歌唱边疆民族地区日新月异、如锦如绣的迷人风貌和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欣欣向荣的春天,歌颂我们亲爱的党、英雄的人民和伟大 […]

诗歌与现实

·

一个时代、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气象、文化格调,往往由诗歌来呈现。因此,这个时代的诗人有着抒写的责任。 诗歌创作要更好地反映现实生活、时代社会,这是诗歌界长期以来的强烈呼声。这种声音的出现,主要源自这三个方面的原因和背景:个人化写作的盛行,让很多诗歌沉迷于琐碎的生活经验之中,诗人由此丧失了对世界的整体把握能力,诗歌变成了对生活碎片的简单记录,却无法对时代和社会的总体状况进行言说;相对于上世纪80年代 […]